颔首

观寅子直播荒野大镖客有感而发。(下)
六、后来,不知觉中我们看着亚瑟在寅子的努力下,慢慢走向自己的救赎。不是那种跪地祈求毫无骨气没有尊严的救赎。而是男人...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17
2018/11

观寅子直播荒野大镖客有感而发。(下)

六、


后来,不知觉中我们看着亚瑟在寅子的努力下,慢慢走向自己的救赎。不是那种跪地祈求毫无骨气没有尊严的救赎。而是男人般的挺着脊梁骨,勇敢面对自己曾经做错的每一件事,尽其所能,不求宽恕。


应该说,是亚瑟自己在拯救自己。



也许R星这家公司真如寅子口中所言和路边那位盲人一般,能窥得天命。开始的短暂放肆,却用了漫长的时间来弥补。好像游戏中的每一次无辜的通缉,都在诱惑亚瑟当一个坏人要轻松些。法律好像真的不像我们心中的正义那样朴实简单,在如今的西部要当一个好人好像真的很难。


可后来我们忍住了,更重要的是寅子忍住了,亚瑟也就忍住了。


或者说是寅子和我们,都想力所能及的为这个男人做点儿什么。哪怕结局早已注定,我们也愿意这个结局能好一些,再好一些。兴许好人真的能有好报呢?


若能如此,这些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倘若真的有一个能让亚瑟隐居终老的结局。我想哪怕有万分辛苦,寅子也愿意并尽全力去试一试。因为这是一个我们所有人都愿意看见的结局。


画面的远方,亚瑟骑着冬梅的背影向着夕阳缓缓前行,直至化作一个黑点。



而后白驹过境,英雄离场。而后颐养天年,安居一方。从此,不问江湖儿女事,莫有恩怨情仇结。



可惜,没有。也不曾有过。



只叹那世事蹉跎,不予我们最后一杯消去离愁。



所以,我们早就做好了道别的准备。



我们以为我们早就做好了道别的准备。


七、


直到故事的最后,亚瑟也奢望着能拯救德奇。他对查尔斯说,他觉得德奇也许会回心转意。他比我们更具有着书一样的理想主义,他想着一切也许都还有转机。他不断和身边的人重复那些话“你比我更值得活着。而我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于是我们便又有了希望,虽然只有一丝微乎其微,但着实是有的。连亚瑟都不曾想着放弃,我们又凭什么替他向命运缴械。




甚至当德奇最后拿到油厂的债券时,我们都一度以为一切又有可能回到正轨了。毕竟这一次可是实实在在的拿到钱了对吧?也许我们真的就可以马上离开这里了,结束亡命的生涯。亚瑟会找到在大溪地找到一个好医生,兴许能享几年清福。




也许一切真的是有可能回到从前,只是德奇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德奇了。




那个义薄云天的德奇·范特林帮派的首领,那个曾经对其他人谆谆教诲的长辈,那个一马当先闯回布莱怀特家族快意恩仇的领袖,那个不愿意抛下任何一位家人的父亲。




那个曾对着亚瑟大喊“换做是你!他也会去救你!”的德奇。




那些个我们曾经无比熟悉的德奇,不知何时,早就不见了踪影。




当德奇风轻云淡的说出自己蹩脚的理由时,那一刻,我们和亚瑟一起,心如死灰。二十年的养育之恩一朝了断,此后前途陌路却只剩亚瑟一人。




当只剩下一个将死之人和一名丧偶之妇愿意去拯救自己兄弟的妻子时。我们都已明了从前那个愿意用规矩束缚自己的德奇·范特林帮已经变成了一帮只会被世人唾骂的杂碎。




而当亚瑟拔出长枪,只身面对一切时,我们知道他还是那个亚瑟·摩根。


仗义天涯,浑身是胆,英雄从未改变。



八、


突然的,离别的时刻就这样猝不及防闯进我们的眼帘。我说不清它是什么时候来的,是亚瑟翻身上马慷慨赴死的时刻?还是那个太阳越出山涧的瞬间?或者更早,在最后那列火车轰鸣驶来的时候它就悄然而至了,只是我们不愿承认?


阳光坠入林间,化作耳畔阵阵呢喃。有多少孤独可怜人溅起鲜血也不曾让亚瑟皱一下眉头,又有多少伤心愧疚事嵌进心里让亚瑟此刻震颤灵魂。那些慢慢山野中遇见的朋友又有多少在此刻亚瑟的脑海中泛起波澜?黑白先生、老兵、怪异的艺术家、疯狂的科学家、山脚下的夏绿蒂、两名南北战争的老兵……



他当然知道自己会死,可有些事非得以死相博。



他当然知道自己将一去不回,可有些话必须脱口而出。



他当然也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死神的镰刀就在他的脖子上悬而未决。可有些话、有些事、有些人总得有个了解。毕竟此刻,他只有自己了。



那些曾经信赖的兄弟们,或死或离,如今这广阔的西部上再也没有一个值得自眷恋的理由,他安顿好了一切,他努力挽救了一切,如今只求一死。



“去他妈的当一个男人!”



亚瑟·摩根当然做到了,他穷尽一生都在履行这句话。在他心中他不是牛仔,不是米尔顿口中罪犯,不是德奇口中的不法之徒,更不是什么所谓的绅士和侠客。



他仅仅是一个男人,最爷们儿的那种。



英雄赴死的戏码永远让人动容,更何况是那个曾经一往无前的亚瑟。



当他把帽子扣在了约翰马斯顿的头上的时候,当他气喘吁吁说自己已经撑不下去的时候。



当他踉跄着脚步佝偻着身子,在山顶手持双枪大骂叛徒的时候。我们却分明看见他的脊梁前所未有的笔直。



你们来吧,我不怕你们。



你们来吧,我何曾怕过你们这群只会苟且偷生的鼠辈?我是大名鼎鼎的亚瑟·摩根。我的赏金够你们这些狗杂种活一辈子,而我那最后赤胆忠心的兄弟你们却从不曾有过。



我看着屏幕前那个仿佛依旧生龙活虎的万人敌亚瑟,身体却止不住的颤抖。



当亚瑟抖颤的喊出那个人的名字。



“哦,德奇。”



我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



那是多么美好的二十年啊,这二十年里有多少次,风餐露宿篝火长谈?




这二十年里有多少次生死一线间,只凭着彼此的信任?



这二十年里又有多少次两人互相称呼“哦,德奇。”“哦,我的孩子。”



二十年是一个人从男孩到男人的全部岁月,他真的把一切都献给了你——德奇范德林。



而到了最后,他也只是想告诉你那个面目可憎的弥迦是个叛徒,是让我们这个曾经如此美好的大家庭支离破碎的叛徒。



我以命为誓,证明给你看了,德奇。



这难道还不够吗?



如今,这条命且算我还给你了,二十年知遇之恩你我从此两不相欠。



随着这大幕缓缓拉上,我们的英雄也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



亚瑟就躺倒在山石旁,头枕荒野沉沉的睡去。


我们看着初升的朝阳向着他洒落了一片柔和,我们看见他又梦见了那头林溪间的麋鹿。它昂首望向屏幕前的我们,而后遁入晨曦平静的离去。就好像是亚瑟在对我们挥挥手,做最后的道别。


我们目送着亚瑟的远去,希望一切都能恰如那位路边的盲者所说“等待你的便是天堂。”


九、


这些天来我们曾目睹过很多次亚瑟的死,只是这一次,他再也不能像往常一样在一片昏黄的阳光中,倚在树边掩着帽子悄然醒来,仿佛一切就真的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还记得那个俏皮的尚恩嘛?我们第一次又回到戒备森严的黑水镇就是为了拯救这个喜欢开玩笑的爱尔兰小伙子。


还记得被我们在雪地里绑走的基兰嘛?那个曾经被威胁要被阉掉的胆小鬼,后来在命悬一线之际是他救了亚瑟一命。


还有蓝尼,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为了缓解他害怕的情绪,亚瑟带他在瓦伦丁的酒馆喝了一次又一次的“最后一杯”,接着东倒西歪到处找人,醒来时早就身处荒郊野外了。


以及何西亚,这个可爱的老头子,年轻的时候那么的帅气。他总能在关键的时候稳定军心提出睿智的建议,更何况是他教会了我们如何制作草药。



我们当然不能忘了教会我们打猎的查尔斯,还有那个一开始就要被拯救的傻小子


——约翰马斯顿



那个壮硕的比尔总是骑着和他一样高大的夏尔马。



那个后来再也不喝酒的斯旺森牧师。




那个永远西装笔挺的特里洛尼,那个天天打瞌睡的大叔。




那个总能弹的一手好琴的墨西哥小伙儿哈维尔,那个厨艺让人印象深刻的皮尔逊。




那个每天都雷厉风行的苏珊大妈。那个精打细算总是坐在清净地的会计史特劳斯。




还有曾经那个令人敬仰的德奇范德林。



那时我们坐在营地,耳边就能听见凯伦、玛莉贝丝、蒂丽的歌声,也许阿比盖尔还在教训小杰克白天的胡闹事儿,赛蒂亚德乐夫人好像又在幻想自己能出去干上一票。



这是多么美丽的一幅画啊,就算那个惹人生厌的弥迦,曾经在我们眼中都只是有些许疯狂罢了。



我还记得小杰克回来的那个晚上,大家围坐在篝火旁饮酒欢笑,齐声歌唱。所有的童话故事相比于此都略显苍白。

我打开弹幕,满满的都是憧憬和羡慕。



就像弹幕说的温馨、真好。



真好。



如果时光能就此停下它匆匆的脚步就好了,那个让人热泪盈眶的德奇范德林帮也将于此永生,化为亘古的传奇。



倘若这世间没有黄金,你们便都是英雄。

十、


后来,我们也有幸见到了亚瑟的影子。



在那个火光冲天的夜晚,约翰马斯顿系上了曾经的皮腰带,掏出了依旧锃亮的左轮枪。他翻身上马遁入墨色,仿佛不曾离去。



而当他以寡敌众利落掏枪的那一刻,恍如隔世梦回少年。他在风中萧瑟的背影恰似一个男人熟悉到让我们所有人都眼睛模糊。



时光倒退二十年,谁不是那个在马背上青涩的少年郎,谁不曾以一敌多凯旋而归。又有谁人不知德奇范德林黑帮的名号,谁人不晓亚瑟摩根的鼎鼎大名?



也许一切都终将过去,一切都要结束。可哪怕它岁月眨眼便至,哪怕它世事无情无义。也仍有人在坚守,也仍有人不曾遗忘过去的一刻韶华。



那些让人难忘的时光,不仅感动了你我,也铭刻在了历史的书卷上。



只是,可惜。



只是这世间,从此再无一骑白马唤做冬梅,绝尘而去;


只是这世间,

从此再无一人手持金银双枪,惩恶扬善。



只是这世间,从此再无那荒野大镖客——亚瑟·摩根。


Last modification:November 17th, 2018 at 05:25 p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

Leave a Comment